1. 首页
  2. 男频小说

父亲操女儿 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

刚出水君府,就被一个声音叫住,“殿下!”声音有些苍老的。

瑾华一回头,看到那人白发皓须,身前伟岸,又一袭白衣,模样不觉有些熟悉,但一时想不起。又见他身后立着一个白衣的公子,发丝如鸦,随意的束起,五官精致含着少年的韵意,星眼灿烂,纯然无害。但两人的白衣,令她心中微微有些警惕,按理她现在的容颜早就不是帝瑾华那样的容颜,偏生她的眼睛又像极了帝瑾华的眼睛。她眼神在询问对方,那老者走进过来,作揖,少年也跟着作揖。

瑾华也作揖回去,那老者微笑道:“在下龙晓,见过长公主!”

瑾华突然想起了虚雾森林,不露声色看了看那少年,权衡了一下,道:“久仰龙先生,但我不是长公主!我叫阿鸢!”心想还是否认的好,但知道这少年长大还是挺欣慰的。又替他惋惜,怎么要陪着老头子。

龙晓捋了一下皓须,见她仔细看了一遍,含着微微的歉意,道:“原来是我认错了,抱歉,姑娘!”

瑾华点头,微笑道:“无妨!”说着,转头刚走一步,就听到身后的龙晓道:“节兮啊!你认错了,她不是殿下!”

又听龙晓道:“她真的不是,我虽然记忆不太好,但记住殿下的样子还是有的,她长得是很像!行了行了,你不是说要去别的地方走走吗?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瑾华顿时感觉那两个人跟了上来,她知道节兮不能说话,但没想到,他还能记得她!谁知,有一双手立即拉着她的手,她侧首,微微抬头看着少年,那少年星眼含笑,微笑看着她,眼里很是和善!随即,那少年在她手上写着:殿下,我记得你!

瑾华立即想把手抽开,那少年紧握着,对她含笑,眸中似乎有些恳求。她道:“我只是阿鸢,不是什么殿下!请你放开我!”

那少年在她手中写着:殿下,我记得你!我记得你的右手有一个银镯子,你腰间的锦囊绣着半开的睡莲,你喜欢蔷薇花。

瑾华有些疑惑,如果知道否认嫌疑就太大了,问道:“你指的是镯子?锦囊?蔷薇花?”说着,她扬了扬镯子,那镯子什么都没刻,但,那是水月剑。又摸了一下锦囊,看着他。

他期待的笑了笑,瑾华微笑道:“不好意思。这种镯子很多地方有的卖,锦囊也许是碰巧吧!我的确喜欢蔷薇花,但我也喜欢紫藤花,茉莉花,玫瑰花,牡丹,很多花。所以,你说的这些,没有用。我并不是长公主,我只是阿鸢!而且,我现在手上多了一颗珠子。”看了看那颗珠子,碧色的珠子。

龙晓好奇的道:“殿……姑娘,这珠子十分眼熟,倒像是故人之物!”

瑾华将手抽了回来,将袖子放下,挡住了珠子,淡声道:“可能长得毕竟像吧!龙先生,后会有期!”对那少年微笑道:“你认错了。”

龙晓立即上前拦着她,神情严肃的道:“我没有认错,是她的!”

瑾华疑惑的看着他,节兮也上前拉了一下他的袖子,可龙晓神情非常认真的道:“是她的。”向周围看了一眼,道:“顾以柔的。”

瑾华也向周围扫了一眼,拉着他们俩,向城外的竹林飞去。她如果有回头看一眼,她会看到节兮眼中的笑意,已经嘴角微微的勾起,而龙晓是一脸为难,似乎在暗道:哎,两位大佛的事,怎么连累他这个小仙遭殃!

瑾华布下一个结界,问道:“龙先生,你怎么知道她的?”

龙晓似乎回想了一下,叹道:“怎么不知,我救过她。”

瑾华心里微微吃惊,她也知道他是为好神仙,道:“我曾见过她,她请我将这个珠子带到一个地方,不知龙先生可知天香山?”

龙晓摸了摸胡子,道:“知道。落叶归根,他们都有一个传统,会将伴随自己一生的碧珠埋在天香山里,姑娘,你想的是这个?”

瑾华道:“是的。她请我帮她。”

龙晓笑道:“原来姑娘的是她的孩子,确实不知。”

瑾华暗暗吃惊,平和的问道:“龙先生如何得知?”

龙晓走了几步,道:“他们只会将碧珠交给自己最亲近的人,看姑娘年纪轻轻,应该是她的孩子。”

瑾华这下坦然承认的点头。龙晓又接着道:“既然是她的孩子,那么应该就是十年前在天脊山的那个姑娘了,那么便是长公主了。”

兜了一圈,还是回到这个点上,瑾华暗暗懊恼,没有多了解一些关于灵生国一些门派之时,只能笑道:“见过龙前辈!”

龙晓捋胡子的手一滞,神色也有些变了,咳了一声,笑道:“殿下这可折煞我了!前辈不敢当,喊我龙晓就好了!”手不知觉的抚上心口,仿佛觉得等下真的会有事似的。

瑾华道:“前……”以前不都是这样叫的吗?现在就不行了吗?

龙晓一边整理着自己的白发,一边瞎扯道:“殿下可是要去天香山,那正好啊,节兮识路,他从来不会认错路的。我记得我当初要他陪我几百年的,我觉得也够了,既然是殿下带来的,我觉得殿下带回去了,这便合理了。老头子还要云游四海,这小子总是沉闷闷的,吃了不少药都没见好。殿下,你自己带来的啊!现在,我不需要他了,你带回去。要是你不带,我就丢了,反正他不会说话!”

瑾华有些气道:“你怎么这样?你这老头,”转向节兮,笑问道:“他有没有欺负你。”节兮俊美而带着稚气的脸,双眼平和的看着她,点点头。

龙晓神情一变,吹胡子瞪眼对着她,道:“谁让你塞给我的,你都不知道,他手忙脚乱,让我没了许多仙丹。我就一个老头子而已,好不容易才练好的丹药,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哼,他又赔不起,我觉得自己亏大!说到底,还是你当初把他留下的,要是我早知道,何必当初呢?”他一把年纪,越说越感觉自己委屈似的。

瑾华指着他,道:“你,你一个老人,就不能容忍一下小孩子吗?”

龙晓用拐杖重重的锤了几下地,道:“容忍?哼,我都容忍很多次了,这下,我忍不下了,不然,我怎么一听到你回来,就把他带来了找你了。让我带回去,绝不可能!反正他不会说话,让他被人欺负也总被我欺负的好!”

瑾华气得不想理他,拉着节兮,将结界散去,往灵生国的地方走去。道:“这老头,我真没有想到他私底下是这样的人。节兮,这些年,你一定没少被骂吧!”

节兮看着她,只是摇摇头,在她手下写下:没事。

瑾华看着比自己还高的孩子,立即将他的手放开,和他保持一些距离,道:“我要去灵生国,你去吗?”

节兮点点头,似乎看着两人的距离,默默的自己幻出一把剑,御剑。

瑾华随即跟上,一路上越想越觉得对不起他,即使她知道当时她没有时间去考虑将他安排何处,但她应该回去看看他的。他自小不能说话,不知道会不会被欺负呢?

两人很快就到了一处巍峨的山脚上,向上望,三座山连贯着,山顶如平台,山下山腰树木从生。

瑾华突然想起,没有带昙花种子,道:“你知道那里有昙花种子吗?”

节兮从腰间拿出来给她,微微一笑。

瑾华有些疑惑,问道:“怎么来的?”

节兮笑着在她手下写下:师兄给的。

瑾华有些好奇,道:“原来你有师兄啊?”

节兮点点头。

瑾华道:“那他一定对你很好咯?”

节兮笑得有些诡异的点点头,眸中微微带笑。

瑾华看看周围,山木花草仿佛都被打理了一番,问道:“可以随便种吗?”

节兮带着她的袖子,带上往前走去,听到一阵阵细微的潺潺流水声,一路沿着流水声走,突然走到一处树木诡异的地方。树高千尺,然而,地上无花无草,只有枯叶。

节兮在她手心写下:有阵法,我抱你。

瑾华刚想拒绝,可已经被抱起了,心中暗道:其实,她可以跟着走的。

但都已经走了几步了,他脚下踩着干枯的树叶,咔嚓咔嚓声不断。哎,说多无益,总觉得这样的行为不太合适!

闻到一阵非常好闻的香味,而一路也在这花香中闻了过来,他将她放了下来。瑾华踩着地上的枯叶,不禁好奇的问道:“刚才的香,真好闻!”

节兮微笑了起来,眸中有些危险,在她手下写:幻香!

瑾华顿时神色聚变,她不会幻术也不会阵法,怎么安阳无恙的过来了?

节兮笑了起来,写:我保护你!

瑾华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可立即被他拉着了手,瑾华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他微微一笑,继续往前走。

一路的潺潺水声,化解了瑾华的不少心里压力,可她脑海总是想到南絮,可一想到南絮,就想到许瞑!往复循环,竟然不知沦陷!

走到了一个大的湖前,湖水清澈见底,在岸边看到湖低的石子和鲤鱼,不觉心开意畅,而大大的绿湖那对面有一条不大不小的瀑布,正在轻荡着。瀑布之上还有山,而节兮的目光正是在望着那里。不禁好奇问:“我们要飞上去?”

节兮点点头,瑾华很自觉的将手递过去,他写下:过去,湖底有猛蛇,杀了,他们会发觉。不杀,过不去。

那只有杀咯。瑾华不知他想做什么,问道:“我杀!”

节兮手中变出一只白色的帷帽,给她戴上。瑾华脑海中晃过,安若渝给她带披风的一面。

节兮似乎笑着点头,写下:不怕。我杀!

瑾华道:“我现在的法力,杀它不难!”

节兮没有说话,只是右上拦上她的腰,向瀑布那头飞去。果然,飞到湖中心之时,有一条不知多长的巨大猛蛇飞出,了水面,张开巨大的口想要将两人吞下腹。刚要咬到他们的时候,猛然的坠落了下去,身与头成了打断,而七寸之处,化成了血滩,而湖水,不到一会儿,就被染红了。

瑾华回头看一眼时,见那湖水已经红了大半,而山顶之上,响起了急剧的三道钟声。道:“那猛蛇至少也有千年,节兮,你这修为,看起来,不是只有千年那么简单了?”

节兮没有回她,只是拉着她飞到一处。那是一片宽大的花地,长着各种花,没有蝴蝶,只有暗香浮动。节兮写下:种吧!

他回头瞥了一眼那山顶,眸中全是不屑。

瑾华化出一把匕首来挖土,不一会儿就好了,又用圣泉水来浇灌。可回头之时,那里已经站着一大批的人了。

将匕首化去,起身,拦着刚种下的地方,拉节兮到身后。他们已经打量很久了,在前的一位女人,身形清瘦,一身黑袍,容颜不算惊艳,但也看得过去,平平淡淡。她道:“蛇是你们杀的?”

看来,这位就是他们的掌门顾橦了!

瑾华不确定他们是否会容纳顾以柔的珠子,但随便想想也会知,肯定不会!道:“是的。”

顾橦脸色青黑,却有些忌惮的看着他们,道:“不知仙友来天香山,或者来此,所谓何事?”

瑾华淡淡道:“无事。只是听闻用碧珠养出来的花草和别处不一样,故此好奇,前来看看而已!”

他们很是生气看着她,连剑都拔出来了。顾橦脸色都白了,道:“姑娘莫非不知,我们的碧海地,就如同人间的家族祠堂吗?”

瑾华拉着节兮向前走了两步,道:“实在不知!多有冒犯了!”

可对方人马的剑并没有放下,一个小生道:“掌门,这等不将我门中规矩放入眼中之神仙,真是放肆!”

顾橦却挥手,小生立即闭嘴,顾橦问道:“不知姑娘和这位公子,来自何方?竟然连真面目都不敢示!”她话里有些冒着火药气了。

眼看着要兵戎相见的时刻,瑾华微笑道:“我们,随处走动的神仙而已!”

顾橦冷道:“两位残杀我养的猛蛇,总得付出代价吧!”

瑾华理了理衣袖,发现衣袖上有几点泥土,拍了拍,吹了一下,道:“哦?你认为,我们要付出什么代价?”

顾橦一挥袖,冷声道:“自然是留下来看守碧海地!”

瑾华道:“绝无可能!”可刚想施法,便发现法力被封住了。糟糕!

顾橦似乎看透了一般,笑道:“碧海地是美,但没有碧珠,不是练香师,谁敢进去。里面的花香,可是有封印法力的作用,虽然是暂时,但足够收拾你们了。”

瑾华道:“卑鄙!你刚才故意让我们站在这边,拖延一下时间!”

顾橦走上来几步,笑道:“是你们卑鄙,竟然私自闯入天香山!”

瑾华看着她越来越近,道:“有你这么卑鄙的掌门,难怪败落!”

顾橦的神情变得非常难看,那些门生脸上也变得难看了起来,顾橦快步走了上去,刚想掀开瑾华的帷帽就被节兮一道法力震到门生身上,顿时重伤。

瑾华回头看着他,道:“你没事?”声音中有些惊喜。

节兮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写下:我保护你。

瑾华也笑了起来,这次要是不好意思,可就没命了,欣然笑道:“好啊!”

那头顾橦和门生说一阵,节兮抱着她,慢悠悠的向前走去,神情哪有一点担心啊!

弄得那么门生有些惶恐了起来,他们二十多人将他们包围了起来。顾橦下令道:“布阵!”

瑾华又闻到那种幻香的味道了,可节兮还是神情自若的抱着她,那些迎面而来的刀剑,他根本不放在眼里。抱着她,轻快的旋转,飞来飞落,躲了一会儿,才把那把剑唤出来,剑随着他的意识打,不一会儿就打伤了几个门生,突然他抱着的手一用力,另一个门生也随着重伤,阵法停了。节兮的剑对着顾橦,瞥了一眼碧池地,顿时,门生们的眼珠子都瞪大了。这个人,竟然用碧珠种出来的花瓣作为阵法来压着他们的掌门,而他们的掌门束手无策!

不知是不是错觉,周围开的花好像多一点了。可能是他们灵生国的天气不同吧,也会一下子开花!

节兮悠然自得的抱着她,一路抱着她走,遇到第二波阻拦的时候,依然抱着她,所向披靡!弄得瑾华看见那些刀剑为他担忧了几次,但每一次都是徒劳。而他这一次轻飘飘的转身,身后的那一堆人,全都倒在了地上。

而第三波阻拦的人,是两位老者。节兮这下才放下她,目光温热的看着她,嘴角笑了起来,似乎在告诉她,我会赢的。可是为什么这种目光那么熟悉呢?

瑾华还是道了声:“小心!”

节兮笑了起来,可转身之后,他执起剑,神情冷漠。高手过招,招招致命,说得也不过如此!节兮的剑快速的在两位高手之间斡旋,不过三十回合之后,才占为上风,而不到五十个回合,那两位已经被他打成重伤了。

随即,节兮拉着她,打开结界,跑了。瑾华有些好奇的道:“你这么厉害,没有人能欺负你吧!”

节兮摇摇头,无奈的笑了笑。

瑾华也笑了起来,他正在御剑,自然不好写什么,所以,她只是无聊的瞎扯了一些往事。

但低头一看之时,惊讶了起来,灵生皇城。对节兮道:“为什么来皇城?”

文章内容不代表遇见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jiandw.com/npxs/show/3278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