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频小说

男男小黄文纯肉污到你湿 陈蓉小说全文阅读

“看来我们飞鱼卫和国公府所做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啊。”

罗义听完陆平安所说的情况后,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陆平安道:“如果一切顺利,我成为了冯子平的传话人,那么就很有可能会见到那个分舵主。”

罗义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道:“急什么?现在不是还没开始吗?”

陆平安道:“那万一明天他就要带我去见舵主呢?这种机会,一旦错过,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来了,就像上次刺杀曹信那样,有时候他根本就不会给我准备的时间。”

罗义皱眉思索了一会,说道:“好吧,我必须承认,你确实是目前最有希望能接触到那个舵主的人。”

陆平安道:“所以真要对他做点什么,也只能让我去完成。”

罗义道:“可我上次就说过,没有充分的理由,我是不会让你去做的,这不仅仅关乎你自己的性命安全,还涉及到我们的整个计划,一旦失败,全盘皆输。”

陆平安无奈地道:“这世上,又哪有稳赢的仗呢?卫国公给的时间是双栖会之前,要是一直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你就打算一直拖下去吗?”

罗义被问住了,沉默了下来。

陆平安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件东西,说道:“这个就是我给你的理由,虽然不可能有十成的胜算,但总归能争取到最大的可能性了吧?”

罗义接过那件东西,稍作感知,旋即大感震惊,难以置信地盯着陆平安,问道:“这……这怎么可能?!”

陆平安道:“你别问这个,说正事,有这东西……够了吗?”

罗义深吸了口气,说道:“如果连这都不够的话,那恐怕就真没机会动手了。”

陆平安将那东西收了回来,道:“那现在就麻烦罗大哥你,给我说一下具体的计划吧。”

紧接着,罗义便不再犹豫,开始给陆平安讲解详细计划,还把相应的法器也给了出去。

事到如今,罗义已经不会再把陆平安当成一个外人看待,甚至可以说,他是把扳倒寒英阁分舵的最大希望,都押在了陆平安身上。

而哪怕陆平安的那个东西,能给他带来一定的保障,可世事无绝对,到时候要去面对一个转生境强者,依旧是无比凶险,稍有差池,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陆平安等于是为了这件事,赌上了自己的性命,罗义不可能还对他有任何质疑,哪怕他至始至终都不是飞鱼卫的成员。

一段时间过后,陆平安才算是明白了具体情况,总得来说,执行起来并不复杂,只是能不能成功的问题。

罗义道:“总之计划就是这样,要是有什么大变动,你又有时间的话,再及时通知我们,另作调整。”

陆平安道:“越复杂越容易出现差错,简单点挺好的,反正我有信心能随机应变。不过,还有一件事,你必须要答应我才行。”

罗义不解地问道:“什么事?”

“把你的内息之法教给我。”

罗义苦笑着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什么,直接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丢给了陆平安。

陆平安接过来一看,封面写的正是“内息之法”四个字,当即便嘿嘿一笑道:“多谢罗大哥。”

……

第二天晚上,陆平安就去了冯子平所说的那条街,其实也就是他第一次联系寒英阁时去的地方。

按照今天的日子,他这次需要从茶馆问起,然后又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暗号对话,最后才在一间当铺里,见到了冯子平。

陆平安问道:“以后我们都要这样见面?”

冯子平道:“没错,那个地下室已经被我们给封掉了,你需要每天晚上这个时候来见我,倘若有紧急情况,我会另外通知你。”

陆平安道:“每天都要?我还以为在杀手组织当个堂主,是很清闲的事情呢。”

冯子平笑了下,道:“那你就想得太简单了,在别的分舵可能还好点,但在洛天城,一切行动都必须隐蔽,很多事就会变得相当麻烦。但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白忙活的,该给的报酬,一个子都不会少。”

陆平安道:“有堂主你这句话,我心里就踏实了。”

而后,冯子平就开始吩咐陆平安做事,名义上是“传话人”,其实也是“送信人”。

陆平安需要将冯子平的各种信件,送到各个地方,确定无误后,再交给对方。

简单来说,就是以前需要冯子平亲自前往交待的事情,如今就用书信来解决,遇到特殊情况,写信解决不了,便需要由陆平安来代劳。

而估计冯子平所看中的,就是陆平安隐藏行踪的能力很强,哪怕是去办危险性极高的事,都不用担心会被发现,换做其他元武境以下的杀手,还真没办法做到。

但总的来说,陆平安并没有得到更多更有价值的情报,因为那些来往的书信,都是用术法密封的。

就算让他做点什么、说点什么,也是没头没尾,根本就没法了解具体情况。

当然,陆平安真要偷看的话,也可以拿去给罗义找人破解术法。

可他和罗义都觉得没必要,那些信的内容,无非就是组织内部的事务处理,或者和一些雇主的来往。

虽然那都是阴暗的勾当,却不值得拿这点小事来冒险,陆平安所需要做的,就是尽心尽责地帮冯子平把事情办好,当一个称职省心的“传话人”。

光阴似箭,穿过苍穹日月,一转眼,半个月时间就过去了。

距离双栖会举行,也只剩下半个月。

来到洛天城的人越来越多,有些是前来参赛的青年俊才,有些则是纯粹来观赛的个人,或势力代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双栖会也是沧梧国年轻一代修行者的盛会,对于整个国家现下以及未来的格局,都具有重大影响,但凡是在各个城池里,有头有脸的家族势力或强者,都不愿错过此等大事。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洛天城变得更加守备森严,禁卫军每天都是如临大敌,严阵以待,毕竟皇帝可不允许在这种关头下出了乱子。

特别还是在国公世子刚被刺杀后不久,要是再出现这类事情,皇室脸面尽失,龙颜大怒,谁也担当不起。

当然,皇帝本人其实是知道内情的,但他也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旨就如何下旨,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而在这种情况下,寒英阁的“生意”,便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要买·凶·杀·人的雇主并没有减少,甚至由于各方势力都汇聚洛天城的缘故,雇主还变多了。

只是寒英阁也不敢在这种紧张时期,太过猖狂,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在城里巡逻的禁卫军和官差,是以往的一倍之多,更别说还有诸多高手,镇守各处。

这就导致,执行刺杀任务的危险性,大大增加。

因此除非是价钱极高,比较容易完成的刺杀任务,否则一般都不会随意接下来,就算组织领了,杀手也不敢去做。

洛天城越是风云汇聚,寒英阁就越是风平浪静,这就是当前的局势。

组织任务减少,所有人都只能暂避锋芒,也变得清闲了许多,包括冯子平和陆平安。

但陆平安的重要性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还因此显得格外具有价值。

只因在这种时期,还需要去处理的,必然都是些要事大事,陆平安经手操办得越多,就越是深得冯子平信任。

而就在某次谈话之中,冯子平忽然提到,要带陆平安去见一见洛天城的分舵主。

文章内容不代表遇见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jiandw.com/npxs/show/1141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