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古言小说

高考前夜爸爸满足我 黑紫肿胀龙根直直进入白热

“父亲,你真的要杀我们吗?”杜俊生身为大哥,第一个站了出来,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儿,声音有些哽咽地问杜仲。尽管眼前的一切已经说明了事实,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一切一定是个噩梦,待他们明天醒来时就一切就都恢复原样了。杜俊伟紧张的手心冒汗,他紧紧地拉着杜雪凝的手,都是假的,是假的!只有杜雪凝非常镇定,她曾经以为这个男人即便再混蛋,可对他们几个孩子还是好的,如今看来渣男始终是渣男!

杜仲被自己的儿子这样看着,若说心中没有一丝波澜是不可能的,他握紧了手,有些愧疚的看向他们,这个眼神说明了一切。杜俊生和杜俊伟只觉得心痛难忍,他们的父亲居然要杀了他们?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了他们身上。

同样迫不及待要他们死的还有祝玉儿,她今晚故意盛装来了主院,她扭着水蛇腰,姗姗来迟,“姐姐,你我多年姐妹,妹妹今天特意来送上你一送!”她眼中的得意与奚落再也掩饰不住。徐梅都懒得抬眼看她,只觉得她碍眼。

杜雪凝见这个女人这样得意,转了转眼珠,坏心眼的提醒她,“姨娘,你高兴个什么劲儿啊?我父亲今天既然能杀了我们,将来也能杀了你们母子三人,真是个憨货!”此话一出,祝玉儿脸色唰的白了。嘴上却还在逞强,“你这死丫头都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还敢胡说八道,我撕了你的嘴。”说话间人向杜雪凝扑过去,杜雪凝冲他们得意一笑,冲着外面喊了一声:“默笙,你来了!”吓得祝玉儿立即规矩起来,杜仲也不自觉的看向房门外。他们不知道的是,杜默笙真的在这个院子,而且就在暗处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那个暗处是他们以前淘气时挖的狗洞,盖的狗窝棚,三兄弟常常在那里猫着,故意让小厮家丁们着急,然后看他们脸上各色的表情。他今天见母亲用过饭后就一阵臭美,还嘱咐他们不准去主院,一时好奇就偷偷地跟着她来了,趁护卫们不注意悄悄钻过狗洞,他惊恐的看着父亲、自己的生母,还有深陷危险之中的哥哥姐姐……

“你……”杜仲气的想骂娘,这个女儿从小就与众不同,今天除去这个祸头子也好。祝玉儿心中有鬼,经过这一茬,再不敢上前胡闹了,“相爷,我先去看孩子了!”她四下打量了一番,匆匆而去。杜雪凝的话说的她心中毛毛的,杜仲会不会也这样对他们母子三人?她心中七上八下,真的好怕!

火势越来越大,已经烧到了卧房这里,丞相府却是出奇的安静,连个救火的人都没有。杜俊生、杜俊伟年龄虽小,却不傻。父亲可真狠心啊!徐梅手持匕首攻向杜仲,她只有一个目的,引开杜仲让她的孩子们从密道逃生。可她没想到还有十名高手等在门外,他们刚刚出了卧房,十名高手就冲了进来,见人就砍。司棋司兰、徐嬷嬷都会武功,她们一边护着几位小主子,一边杀向他们。如今他们想活,就只能拼命。

杜仲文人出身,几下功夫就被徐梅打伤,扔出了院子,护卫们接住他,他剧烈地咳嗽着。见到徐梅回了卧房救孩子,不觉眯了眯眼,那里的高手杀她们轻而易举,他就这样看着他们。

火势越来越大,十名高手缠住了大人,可他们双拳难敌四手,徐嬷嬷年纪大,第一个被杀死,随后杜俊伟受了伤,被一个高手砍断了手臂。他疼的眼泪都下来了,却不作声,他一头撞向攻击杜俊生的高手,高手摔了一跤,随后起身一剑封喉杀了杜俊伟。“俊伟……”杜俊生哽咽着冲了过去,徐梅结果了一个高手,自己也没占到便宜,右手手臂受了伤。她知道自己没了一个儿子,身为母亲她心痛难忍,她忘记了疼痛,拼起命来。

杜雪凝从小跟徐梅练过几天身手,自己前世又是位少将,杀人的手段也是有的,反倒替司兰、司棋保护起了杜俊生。突然,房梁塌了,杜俊生本能的推开了杜雪凝,自己则被砸在了地上。“大哥……”杜雪凝扑过去救他,司棋也扑了过去。一个人从司棋后背插了一剑,司棋用尽最后的力气转身拉着那人跳进了火里,死也要拉个垫背的。那人挣扎着想逃,却被司棋紧紧的抱着,“主子,奴婢先走一步了!”

杜雪凝还没救出杜俊生,杜俊生已经浑烧着了,徐梅爱子心切被偷袭,被人从腹部刺了一剑,跌倒在地上,双腿奋力一夹,那人滚到了火里,全身都烧着了。母女俩不顾火势抬起烧的正旺的房梁,徐梅抱住杜俊生,为他灭火。杜雪凝忙着应付攻来的人,出手招招狠辣,杀得他们有些发懵:这小姑娘是不是人?司兰杀了两个高手,自己的头发都被烧焦了,不管不顾的冲向攻来的敌人,狭路相逢勇者胜,用了自杀式的方法,一剑将自己跟那人贯穿,随后折断了肩膀上的剑,疼的龇牙咧嘴顾不得休息,立即过去帮杜雪凝杀敌。

“母亲,我不行了,你们快走!”杜俊生觉得腰部以下好疼,大概是腰被砸断了吧!他口中吐出了血沫子,鼻子中也流出了血,徐梅抱着他,泪水不断。母子几人如今都一身狼狈,身上伤痕累累,脸上黑乎乎的,可母亲看孩子无论孩子有多狼狈,都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徐梅也不能免俗,“来世,我还要做母亲的孩子!”这一世他还没当够母亲的孩子呢!“不要……”徐梅哭的好绝望,看着孩子死在自己面前,她的心如同被千刀万剐般疼痛。杜雪凝听到母亲的哭声,刚刚扑过来,杜俊生已经咽了气。“大哥……”杜雪凝哭开了。徐梅被她的哭声拉回了神智,她抱着儿子,捧着女儿的脸,命令她:“不许哭!”杜雪凝停止了哭声,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从她的眼眶中滑落。她的皮肤如今被大火炙烤的生疼,可她的心更疼。徐梅从怀里取出一枚玉佩,交给杜雪凝,“这是傲梅山庄历代庄主的凭证,你要好好活着,知道吗?”杜雪凝点头,目光坚定的看着徐梅。徐梅趴到她耳朵边,“若是将来遇到难处了,就去兰陵王府的祠堂看看,徐家历代祖先都会保佑你的。”徐梅的脸色越来越白,嘴唇忍不住颤抖起来,她知道自己大限已到。她留恋的看着自己疼爱的女儿,“母亲会保佑凝儿的,母亲……”

司兰解决了最后的一位高手,飞奔向她们。“郡主!”她跪倒在徐梅身前,徐梅好累,提着最后一口气,交代她“照顾好凝儿!”说罢,她闭上了眼睛。“母亲……”杜雪凝大哭起来,房屋的上的檩条突然落下,砸到了司兰的后背,一块木炭溅到了杜雪凝的脸上,杜雪凝的右脸颊立时就多了一块恐怖的伤疤,可她依然无知无觉。“走,小姐!”司兰拉着杜雪凝向机关走去,可杜雪凝已经浑身瘫软了,今天一天之内,她失去了所有最亲的亲人,她的身体、心灵都要被掏空了。司兰抱着她,打开机关,二人一起下到了机关里。司兰关了机关,随后又关了两道暗门,彻底的锁死了这个机关。做完这一切,她瘫倒在了地上,杜雪凝也从她怀里滑落了下来。一个伤势过重晕了过去,一个受了太大的刺激,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晕了过去。

目送着杜仲他们远去,杜默笙踉踉跄跄的跑到了废墟之上,他想哭可嘴里发不出任何声音,泪水不断地滑落,他跪倒在地上,整颗心疼的几乎失去知觉。“哥哥、姐姐……”他心中呐喊着,“你们回来……不要丢下我……”

翌日,杜相府走水的事被传的满京都城皆知。南宫明珠第一时间赶到了杜相府,宫里贵妃薨逝才一天,徐梅他们母子四人就出事了,这也未免太巧了吧?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不简单。

丞相府一大早就挂满了白帆,南宫明珠带着护卫不等通报,直接就闯进了杜府,直奔徐梅的院子。到了徐梅的院子,南宫明珠大惊,这里如今已经是一堆废墟了,到处都是烧焦的尸体,还有烧成灰烬的木头。她刚要去找杜仲问个清楚明白,一个小小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她面前。他砰的跪在南宫明珠脚边,“公主,哥哥姐姐他们死的好冤枉,您要为他们做主啊!他们……”话音未落,杜仲急急而来,拱手一礼,“下官见过镇国公主殿下!”南宫明珠眯眼看着他,“他们母子四人都死了?你确定?”杜仲微微颔首,脸上除了疲惫之色,俱是伤色。

南宫明珠冷笑一声,杜仲心中忐忑,看向身边跪着的小儿子,“公主殿下,默笙这孩子被吓到了,如今神智不清,还请殿下让臣带他去瞧瞧太医。”杜仲话说的合情合理,南宫明珠就是想反驳也没有理由,转身出了相府。既然这里不能查清真相,她就去皇宫里看看。她就不信,没有不透风的墙。

文章内容不代表遇见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jiandw.com/gyxs/show/350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