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古言小说

吸女儿的花蜜15P 来吗 使劲 再用力一点

苏恋挖苦讽刺的说,宁馨儿闭上眼睛,为了孩子,她不想再多浪费口舌损失体内仅有的热量,她内心是恐慌的,有一种不祥预感:肚子里的孩子坚持不了多久了。

“墨宸让给的棉被吗?”苏恋低声追问一句,一脸严肃和不快。

“是管家。”手下的人恭敬回应,不敢大声张扬。

“有饭吃吗?”苏恋又追问!

“少爷上午只给她吃了点汤水的,并没有正经的饭。”

“哈哈。”苏恋听完得意的笑,望着床上起不了身全身颤抖的宁馨儿,她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苏恋得意的俯视宁馨儿,她狼狈的样子在苏恋看来是多么幸福美好的画面。

“宁馨儿,你看到了吧?墨宸现在已经不喜欢你了,哼,让你做不该做的事情,你别费心思想要从这里逃出去了,根本不可能!”

苏恋冷漠的开口,双手环胸,嘴角一丝得意的笑容让她看起来显得有些狰狞。

宁馨儿怒视苏恋,看着她得意的样子,宁馨儿握紧拳头。别人越是看她的热闹,她越是要努力活下去给他们看,让他们知道她不是这样容易打到的。

“我还没有见过墨宸如此讨厌一个女人呢,真是有意思,你知道这种事情有多让人心情愉悦吗!”苏恋各种风凉话吐出来,宁馨儿闭上眼睛,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能忍!

“这样恶略的环境,估计过不了多久她的身体就不行了,所以汤水一类的,能省则省吧,别浪费口粮!”苏恋傲慢的表情望着宁馨儿,命令语气对身后的手下说。

手下看可怜的宁馨儿难受的样子,很同情她的遭遇,可是苏恋的话,他不敢违抗,无奈答应一声。

“你就在这里等死吧!”苏恋咬紧洁白牙齿狠狠的说,诅咒宁馨儿肚子里的孩子快点流掉。

苏恋说完转身离开,扭动的腰肢和丰满的臀部一摇一摆,像极了一只猖狂的狐狸,在争夺男人的道路上获得了胜利,所以要向宁馨儿示威!

房间里再次漆黑一片,周围安静的只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她双手护住自己的肚子,淡淡的月光照射进来,映衬着她苍白的脸颊,狼狈不堪,但眼神却依然倔强。

“宝贝,你放心,妈妈绝对不会让你离开妈妈的,我一定会带你逃出去!一定!”宁馨儿咬着嘴唇发誓,她一定要抱住肚子里的孩子,就算陆墨宸再狠心,她也不会让别人伤害她肚子里的生命。

四周一片寂静,安静的让宁馨儿心生恐惧。

她一直等到天黑,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

没一会儿她终于听到开门的声音,如果这一次是佣人就好了,她就可以逃出去了。

宁馨儿忍住身体的疼痛,赶紧起身整理好被子,假装她还躺在里面,抹黑走到门后,手里握着一块在地下室偶然捡到的铁质金属,重重的,凉气穿过手心直达心底,她肚子疼的更厉害,可是她必须屏住呼吸忍住,这次机会没有了可能就真的出不去了。

“宁馨儿小姐,吃饭了。”

手下的人送食物进来了,淡淡的香气惹得宁馨儿肚子咕噜噜的叫,却不能够马上出去,全身无力的靠在墙上,用全部力气拿着铁的东西。

真的是上天保佑,这一次是佣人,我最后的机会就是打晕这个人,逃离出去。

“宁馨儿小姐,该吃饭了。”佣人来到床前,手电筒打在被子上,他看被子里没有一点动静,担心的又说了一句,生怕宁馨儿出什么事。

“啪!”宁馨儿借着微弱的灯光,用力把手里的铁制品捶打到佣人的头,之间佣人直接昏倒在地上,手电筒扔到地上,微弱的灯光瞬间没有了。

“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的,但是没有办法,请你原谅我。”

宁馨儿紧张的低语,然后赶紧换上她的衣服,将女人抱到床上盖好,一方面是她全身赤裸,需要棉被保住体温,另一方面她需要有人假装她还在这里。

宁馨儿肚子咕噜噜的叫,她处理完现场所有事情之后已经没有力气逃跑,颤抖的手握住地上的冒着热气的汤水,捧起来咕咚咕咚最短时间内全部喝完。

宁馨儿擦擦嘴,扔掉手里的碗,拿起手电筒小心的走出去。

来到院子里,天色已黑,温度很低,可就算是这样也比地下室里暖和舒服,宁馨儿刚离开地下室,就感觉到暖气包围,她激动的眼角落泪。

不过没有多余时间享受当下的自由,她需要更多的自由和温暖。

宁馨儿低着头悄悄走向门口。

门卫守在门口,她躲在角落不敢轻易行动,肚子痛的厉害,她手紧紧地握住肚子上的瘦弱,半蹲在地上。

“宝贝,你一定要坚持住,不可以出事,一定不可以,等妈妈带着你离开这个虎穴,我就能够很好的抚养你了。”

宁馨儿咬着嘴唇在心里默默的对怀里的孩子说,安慰肚子里的孩子,希望老天保佑他们母子平安。

但是因为太用力,嘴唇竟然被她咬破了。

宁馨儿深呼吸调整自己的脸色,然后假装淡定的走到门口。

“干什么?”门卫看宁馨儿眼生,警惕的问一句。

“管家让我出去拿药的。”宁馨儿假装淡然的说,看一眼门卫,实则紧张的心脏差点蹦出来。

“新来的?”

“是新来的,管家说让我去拿药,顺便熟悉这里的环境。”宁馨儿简单的说,又看一眼门卫。

他们没有过多的怀疑,直接放宁馨儿出去了。

迈出门的第一步,她激动的差点尖叫出来,脚步慢慢加快,神识一直留意身后的门卫,只要有人追过来,她马上撒腿跑。

“宁馨儿小姐!”正当宁馨儿庆幸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管家焦急的呐喊声,她知道事情不妙,撒腿大跑。

“快追回来!”

管家赶紧命令一声,门卫赶紧追着宁馨儿过来,宁馨儿肚子痛的快要跑不动了,她心里恐慌,不可以就这样被抓回来,如果现在回去,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就没命了,她想着慌忙的逃走,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责备老天爷,为什么她要遭受这些不幸。

宁馨儿没有走多远,越来越没有力气,氧气快要不够似的,心脏的跳动也一次次击打着她,像是马上要停止跳动一样。

宁馨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她一只手搀扶着地面,低头看看肚子里的孩子,她忍不住流泪,作为母亲,和孩子心连心,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孩子是保不住了。

“宁馨儿!没有我的允许,你敢走!”陆墨宸一把拽住宁馨儿的手,却不曾想她一个倾身,昏迷过去,差点摔倒在地上,幸亏陆墨宸拉住她,将她拽入怀中,才免于不幸。

“宁馨儿?馨儿?”陆墨宸看着宁馨儿憔悴不堪的脸颊,不过是几天时间,为什么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脸色难看的恐怖,陆墨宸心脏不受控制的痛了起来,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拽住一样,他终于又开始于心不忍了,而且这一次,他好像再没有办法让自己狠下心折磨她。

“少爷,小姐昏迷过去了,该怎么办啊?”管家气喘嘘嘘的跟上来,看到宁馨儿晕倒在陆墨宸的怀里,担心的问。

“快去医院!”陆墨宸低吼一声,管家赶紧让人准备车辆,送陆墨宸和宁馨儿去医院做抢救。

……

在梦中,宁馨儿梦到自己抱着怀里的孩子一路向前跑,陆墨宸和手下的人在身后不停追赶他们,她害怕极了,生怕他会抢走她怀里的孩子,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孩子。

因为着急和恐慌,宁馨儿一个不小心摔了一跤,怀里的孩子被摔倒地上,她赶紧爬起来拉住孩子一起逃跑。

可是跑了跑啊,她的孩子距离她越来越远,她回头拼命的喊着“宝贝”,最后孩子还是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她记得最后一眼,孩子的脸上依然在流泪……

“孩子,我的孩子!”宁馨儿从梦中惊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但是肚子痛的她倒抽一口冷气,手放在肚子上抚摸着。

陆墨宸看到宁馨儿惊醒,赶紧握住她的手,“你终于醒了,哪里不舒服吗?”

陆墨宸看着她终于醒来,眼里的关心根本来不及收敛掩盖。

旁边的管家看到宁馨儿醒过来,赶紧出去叫医生过来帮忙诊治。

“你放开我!”宁馨儿愤恨的怒视陆墨宸,用尽全部力气甩开他的手,此时极度愤怒的她已经没有办法捕捉那些细微的情绪,在她眼里,陆墨宸永远都是邪恶狠毒的样子,她又怎么会看到他关心自己的一面?

“你在生我的气!”陆墨宸皱眉,语气有些不悦,心里却没由来的慌张,仿佛能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宁馨儿不看他的眼色,冷冷的回瞪他:“难道不应该吗?”

她已经彻底绝望了,她告诉自己永远不要原谅面前的这个男人。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如此境地,若早知道,早知道她就不应该那天去捉奸,也不应该去天逸应聘,更不应该住进陆家,从始至终,遇到陆墨宸就是她人生中最不应该最悲哀的事情。

我不能在对这个男人产生侧隐之心了,我一定要恨他,因为他是那么的残忍!

文章内容不代表遇见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jiandw.com/gyxs/show/224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