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小说

捻胸前的红豆 男朋友舔我过程口述

陆平安不知对方身份来历,但那人终究是救了他一命,总要说点什么才行。

可还没等陆平安想好该怎么开口,就见一道白色身影,从大院处走来,速度不疾不徐,步伐平稳。

至少到目前来看,此人对陆平安没有杀意,不然他根本就不需要出来,继续用琴声攻击便是。

这时候,陆平安又下意识地动用吞噬系统,探测对方的情况。

而让陆平安大感震惊的是,此人的血脉品阶竟是……地阶中品!

这绝对是陆平安探测过的最强人类血脉,不,算上灵兽妖兽,这也是最高的品阶!

当然,有些强者完全是因为境界差距过大,陆平安根本就探查不到,不然也可能见识到更高的血脉。

可无论如何,拥有这等血脉,乃是真正的天纵之才,是让无数修行者望尘莫及的存在。

不过,陆平安知道他的境界是元武二重,如此看来,应该是很年轻的天才,否则这等天赋,不止于此。

随着那人步步走近,陆平安很快就看清了他的面貌。

果不其然,是个年轻人,如果没有动用易容术法的话,看模样应该是在二十岁上下。

此人不是女人,却比很多女人都要美,但又不失英武的男性气质,面如冠玉、眼若流星、眉似飞刀,长发居中而分,乌黑顺滑,丝毫不显凌乱,整体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所谓的翩翩公子,莫过于此。

作为一个阳刚男子,陆平安不由在内心赞叹,这人姿色俊美,若是被那些心犯花痴的女人看见,估计会当场尖叫起来。

转眼间,那人就走到了陆平安身前,用平静的语气问道:“冒昧问一句,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那群人追杀?”

这问话听起来有点无礼,但毕竟对方也需要判断个好坏,才知道该做些什么,陆平安倒也能够理解。

“他们是寒英阁的杀手,而我……是飞鱼卫的人。”

那人道:“这两个组织,我都有所耳闻,也知道他们的性质截然不同。不过,你可有凭证?”

准确来说,陆平安还真不是飞鱼卫的人,他并没有任何令牌之类的东西。

但陆平安想了下,说道:“我身份比较特殊,不过能够叫人过来帮我证明这一点。”

说着,陆平安毫不遮掩地唤出一个小圆球,将其捏碎。

那人道:“那在对方到来之前,还请阁下进院里喝杯茶,我看你身负重伤,也需要稍作休息。”

陆平安当然不会随意跟着人走,他愿意回答对方的问题,也是看在那人先前出手相救的份上。

“那现在换我来问了,你又是什么人?”

那人正色道:“在下端木羽,自南云国而来。”

陆平安见他答得如此直接坦荡,也主动说道:“原来如此,我叫陆平安,沧梧国宛丘城人士。”

端木羽说道:“我并无恶意,只是不知道你的身份,怕万一放了一个奸恶之人,终究不是好事。”

陆平安不解地问道:“既然你是南云人,就算是洛天城跑了个恶贼,和你又有什么关系?还是说,你本来就是那种心怀天下的仗义性情?”

端木羽道:“首先,我不能见死不救。其次,我必须要弄清楚,自己救了什么人。再者,不久之后,我可能也会和这座城池产生某种关系,总不能完全置之不理。”

前两个理由陆平安能听懂,后面那个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起码陆平安能相信,这家伙并无歹心,而自己又确实受伤了,四处乱跑,还真不一定安全,去了那大院里,还能顺便获得保护,不失为一件好事。

“好吧,那我就进去坐坐。”

端木羽淡然一笑,侧身摆手,道:“请。”

前方的大院,和被陆平安夷为平地的那座差不多,都是清新淡雅的休闲风格。

入得其中,陆平安便见有位白发白须的老者,正在沏茶,动作端正娴熟,给人一种茶艺高明的感觉。

端木羽介绍道:“詹伯,陆平安。”

陆平安和那詹伯相互点了点头,便算是打过招呼了,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少爷,陆公子,请入座用茶。”

詹伯说着,便将两杯茶,轻轻放在了两人座位前。

陆平安道了声谢,他并不懂茶道,只是不禁感概于,这主仆二人可真是有闲情雅致,又是琴又是茶的,而且身在异国他乡,还能保持这般趣味,实属难得可贵。

可当举杯浅饮了一口之后,陆平安便是目光微亮,味道有多好,他品不出来,但其治疗恢复的功效,却还是能够清清楚楚体会到的,这疗效比他随身携带的丹药,都要高出不少。

陆平安道:“好茶。”

詹伯微笑了下,表示感谢。

端木羽忽然问道:“陆公子,之前那座大院里发生的动静,是不是与你有关?”

陆平安和冯子平的那一战,且不说灵力攻势的强弱,光是那几道雷鸣,就足以惊动大半个洛天城。

如果端木羽当时就在这座院子里,没理由听不到,甚至有可能,他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留意陆平安的。

陆平安直言道:“有关,我在里面伤了一个人,杀了两个人。”

端木羽道:“也是寒英阁的人?”

陆平安道:“没错。”

端木羽道:“那应该不是什么小角色吧?你……也不是。”

陆平安笑了下,道:“被我杀伤的人,确实是寒英阁的大人物,但真要说起来,我就是个小角色。”

端木羽道:“我看你年龄与我相仿,修为境界竟也达到了元武一重,此前那般战斗声势,更是颇为强悍,你这样的天才少年,居然只能算是‘小角色’?如果这不是你的自谦之言,那我只能认为是沧梧国的人没有眼光了。”

陆平安如今还是“王小凡”的模样,看上去的确是二十多岁的年纪。

他本不想和这个初次见面的人,解释太多,但要是让人家误会为沧梧国如何如何,也不是件好事。

“我本不是在国境内修行,出身家族又不在洛天城,在这里没有身份地位,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端木羽问道:“噢?那你在何处修行?”

陆平安觉得他问得有点多了,但还是回道:“我前段时间是跟着师父游历天下。”

“原来已经有师父了。也对,要是没有任何门宗师承的话,再有天赋,十多年时间,也很难修炼到这种地步。”

说着,端木羽又向陆平安拱了拱手,道:“陆公子,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我问那么多,其实只是想说,倘若你在沧梧国得不到重用,可以来我南云国……当然,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既然已经说明白了,陆平安就不会介意这点小事,但问题是,这话听起来有点古怪。

一般人就算看到别国的天才,也不会生出类似的想法,除非是把南云国完全当成自己家,并有资格这样做的人,才会下意识地拉拢人才。

陆平安道:“无妨无妨,但我听你这口气,总感觉……”

端木羽笑道:“奇怪是吗?要是一个普通修行者这样说,确实奇怪,但我也忘了告诉你,其实我是南云国幻音坊的少坊主。”

幻音坊,是南云国的顶级门宗,以乐律入道,实力强大,底蕴深厚。

而作为少坊主,在南云国的身份地位,几乎等同于皇子!

文章内容不代表遇见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jiandw.com/dsxs/show/1141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