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小说

流年似水by白芸百度云 少爷不要放樱桃

“哈哈哈……死得好!”

刚一得知此事,燕老八就大笑着说道。

陆平安三人正坐在一间客栈的大堂里,关于东虞国皇帝驾崩之事,则是从邻桌几人的低声谈话中听到的。

而燕老八这么一笑,立马就引起了那一桌人的怒目相瞪。

其中一个大汉道:“你们是想死吗?”

另一个瘦子说道:“就算你们不要命了,我们还想好好活着呢!这种事也敢笑,就不怕掉脑袋吗?”

燕老八刚要开口,陆平安就抢先说道:“我们只是打死了一只苍蝇,难道还不能叫好了?”

那大汉道:“少在这里装模作样,我看你们就是没安好心,希望看到东虞国局势大乱是吧?”

燕老八笑道:“岂止是东虞国,如果新皇帝是个混蛋的话,整个东大陆都得乱起来。”

那一桌人闻言大惊,大汉道:“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陆平安道:“所以你们不应该是尽快滚蛋,免得受到牵连吗?还站在这里,难道想拉我们去报官?”

说话的同时,陆平安身上便散发出了一股雄浑的灵力,顿时就压制得那几个人脸色铁青,难以呼吸。

“我们走!”

那大汉艰难地吐出三个字,便带着他的同伴,快步离开了客栈。

其余几桌的客人,也迅速结了账,溜之大吉。

倒不是陆平安显现出来的实力吓到了他们,而是不想被燕老八那大逆不道的言辞,给无辜连累到了。

客栈掌柜想要说些什么,陆平安马上丢过去一颗玄阶上品灵石,便堵住了他的嘴。

随后,陆平安又一挥手,在四周布下静音术法。

“师父,难不成你和东虞国皇帝有什么恩怨?”

燕老八喝了口酒,说道:“当年我恨不得直接进宫宰了那家伙,你说呢?”

陆平安对于燕老八的语出惊人,早就习以为常了,此时也只是苦笑了下,道:“难怪师父你刚才会说死得好了。”

燕老八脸色微沉,道:“不,还不够好,对于那家伙曾经做过的事情来说,就这样死掉,还是有点便宜他了。”

陆平安皱起眉头,不解地问道:“他做过什么?”

燕老八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酒壶给自己灌酒,似乎是不愿提起。

蔡良翰犹豫了片刻,说道:“其实……是和云剑门有关。”

陆平安一怔,道:“那应该就是在我师父当掌门期间发生的事吧?”

蔡良翰看了燕老八一眼,不知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只见燕老八一挥手,道:“说吧,反正他也打算拜入云剑门了,了解一些门宗往事,也不是坏事。”

蔡良翰点了点头,向陆平安问道:“你可知道,曾经有一个名叫‘江山剑派’的门宗势力?”

还没等陆平安回答,燕老八就道:“他以前连鲲鹏道宗都没听说过,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个?”

陆平安尴尬地挠了挠头,道:“确实不知道。”

蔡良翰道:“好吧,那毕竟也是三百多年前的事了,你有所不知,也不足为奇。但事实上,江山剑派,就是当年的云剑门。”

陆平安道:“改名了?”

蔡良翰笑了下,道:“算是吧,但也不仅仅是改名这么简单。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那时候齐誉才刚登基不久,局势并不稳定,他便也想要做出一些事情来,树立威信,其中就包括了要整顿东虞国境内的门宗势力……”

陆平安知道,蔡良翰所说的齐誉,就是前两天刚死去的那位皇帝。

“当时,江山剑派势力极为强大,颇有成为东虞国第一门宗的希望,但也正因为此,被齐誉给盯上了,他给江山剑派定下的第一个罪状,便是有谋逆之心。按照他的意思是,东虞国的江山,只属于皇帝,一个门宗的名字里,怎么能有‘江山’二字?这是想要夺取江山的意思?”

陆平安听到这事,没有什么反应,只因他前世所在的地球上,古代的封建王朝,有太多类似的情况发生了,比如名字之中,有和皇帝一样的字,都必须改名……诸如此类的忌讳,数不胜数。

不过,这种事在天元大陆上,确实又有所不同。

主要是在于修行者门宗势力强大,真要团结在一起,皇室都会被之覆灭,所以在很多事情上,皇室对于修行者都是比较宽松的,就好比见到皇室成员,但凡是修行者,都无需下跪行礼,只要拱手鞠躬即可。

接着,蔡良翰又说道:“江山剑派存在的时间,只比东虞国立国晚了几年,几百年都是用着那个名字,突然就被冠上了谋逆的罪名,而且,还有另外好几桩所谓的罪状,这一下子就引起了江山剑派的激烈反应,然后……就发生了一场恶斗。”

陆平安一惊,道:“那岂不是成真正的造反了?”

蔡良翰道:“没错,但在江山剑派的人看来,这就是不畏强权,敢于亮剑……”

这时,燕老八忍不住说道:“还不是因为在我前面的那个掌门太冲动了,就算要斗,也不能明着来啊,事后才发现中了圈套,简直是愚不可及!而且,这种事一旦出手,就覆水难收了。”

蔡良翰点头,继续道:“除了皇室之外,还有其他和江山剑派有仇的门宗,也都加入了斗争之中,虽然并没有发展到全面爆发战争的地步,但各种大大小小的战斗,也是颇为惨烈。”

陆平安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几乎就是举国为敌了吧?”

蔡良翰道:“也不算,因为几个大门宗势力都没有动手,比如稷下学院和奇门……”

陆平安道:“等等,稷下学院的实际掌控权,不是在皇室手上吗?”

蔡良翰道:“对啊,是皇室,但不一定就是皇帝本人,那时候齐誉刚上位,还没有真正掌握大权。而稷下学院之类的大势力,之所以保持一个中立的态度,主要也是担心,皇室把门宗势力打压得太惨,下一个就会轮到他们。”

陆平安道:“嗯,这倒不难理解。但即便是这样,江山剑派面临了如此巨大的压力,至今还能留下一个云剑门,也可以算是奇迹了。”

蔡良翰道:“从现在来看,的确是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的主要缔造者,就是你师父!换句话说,是在你师父的领导之下,江山剑派才得以用云剑门的方式,存续到今天的。”

陆平安双目一瞪,心头大惊,没想到燕老八居然还有这般传奇事迹!

而当年燕老八究竟背负了多大的压力,具体做了什么事情,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陆平安根本就无法想象,他只是再一次为成为了燕老八的徒弟,而感到深深的骄傲自豪。

可燕老八却以极为淡漠的语气说道:“这是江山剑派的耻辱,不是什么奇迹。”

蔡良翰道:“但要是没有你的话,江山剑派早就彻底覆灭了,虽然后面改了名字,但云剑门能够迅速恢复元气,再次成为东虞国的顶级门宗之一,这份功劳也是堪称伟大的。”

燕老八摇了摇头,又给自己灌了点酒,说道:“不管怎么说,那家伙都已经死了,最遗憾的是,没有死在我的手上。”

话已至此,陆平安才算是大概明白了,燕老八和齐誉之间的深仇大恨。

那一句“死得好”,恐怕都远远不足以发泄燕老八内心的复杂情绪。

这时,蔡良翰又说道:“齐誉生前没有立下储君,如今驾崩之后,必将会引发一场夺位大战。”

陆平安愣了下,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齐诸好像就是最有希望继位的皇子之一吧?”

蔡良翰深吸了口气,语气有些凝重地说道:“没错,所以他极有可能会成为东虞国的下一任皇帝,倘若真是如此,你可就要小心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遇见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jiandw.com/dsxs/show/11413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