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小说

总裁大人放肆爱 sm男男调教瘧文

那天之后,过佳希没有再见钟言声,他们的那段对话也注定会成为一个终将被时间淹没的秘密。

其实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把这份感情告诉过除了他之外的人,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算是她自私吧,她想一个人拥有这段回忆,直到随着时间过去,她自然而然地将之淡忘。

幸好很快到九月了,大一的军训开始,一切变得很忙碌,她没有时间去忧伤,因为要拿出全部的精神去应付大学生活。

当然,周围的一切并不是全然陌生的,也有熟悉的人,像是何消忧住在她对面的寝室,苏小非在隔壁男生宿舍楼三层,大家常常会在楼下碰到。

苏小非还是很关心何消忧,只是何消忧开始对他保持距离了,他看出后没多说什么,依旧会偶尔出现在她和过佳希面前,笑着和她们打招呼,问她们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怜的是常常被拒绝。

何消忧因为要谈恋爱,不是很专注于大学生活,过佳希则不同,她除了上课和参加社团活动之外,还去学校附近的餐饮店兼职打工,每天早出晚归,时间安排得很紧凑。

有一回,何消忧对过佳希说:“你好像比高中的时候还忙。”

过佳希回答:“因为一空下来就觉得很无聊。”

“你想不想找一个男朋友?我让亭彦帮你介绍。”

一听到许亭彦的名字,过佳希立刻摆手拒绝:“不了,我暂时不想这个。”

何消忧有些失落,每当自己提起许亭彦,过佳希就会转移话题,好像很不愿意她们的对话中出现他的名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既然感受到好朋友的私人情绪,她也很善解人意,慢慢地开始不提许亭彦的事了。

深秋的时候,过佳希的妈妈和爸爸回来看她,并且在大学城附近买了新房,精装修的,放置半年后可以入住,在此之前,过佳希周末还是暂住在叔叔婶婶家。

有一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豆豆在体育课上晕倒,去医院经过初步检查后疑似是心脏方面的原因引起的不适,鉴于他有心脏手术史,医生建议他留院观察一周。

当过佳希带着豆豆喜欢吃的点心来病房看他,正巧碰上几个医生围在他的床边,认真地给他做检查,其中一个年纪偏大,头发白了一半的医生就是当年为他做手术的顾树。

过佳希安静地等在一旁。

“顾医生,您先去休息吧,剩下都交给我吧。”一个年轻的女医生对顾树说。

顾树点了点头,拿出口袋的手帕抹了抹额头,转身缓缓走出病房。

“顾医生怎么了?”另一个男医生小声问女医生,“额头上都是汗。”

“那是心累,因为钟老师突然就走了,谁都没想到,前一天还好好的呢,太可惜了,他可是一个好老师,住院期间有不少以前教过的学生过来看他,祝福他早日健康的便签贴满了整整一面墙。”

过佳希的脑袋顿时空空的,好久后才回过神,心里确定无疑,他们说的是钟清方。

几分钟后,医生们帮豆豆做完检查,笑着鼓励了他几句,然后陆续离开了病房。

“姐姐,你怎么呆呆地站着?”豆豆出声,“这里有椅子,快过来坐下。”

过佳希打起精神,往椅子上一坐,打开手上的盒子,拿出一个布丁递到豆豆手里。

“姐姐,你说我的病会好吗?”豆豆接过布丁后问她。

“当然会好的。”过佳希轻轻地说。

豆豆忧心地看着姐姐的脸,小声问:“你的眼睛为什么这么红?”

“今天风大,来的路上吹着了。”过佳希低头,“没事,很快就好了。”

因为不想把哀伤的情绪传染给豆豆,过佳希没坐多久就离开了,她沿着心外科的走廊,慢慢地看每一间病房里的陌生病人,在心里祈求他们能尽快康复,但同时她也清楚,不管如何祈求,钟言声的父亲不会再回来了,想到这个事实,她心如刀割。

隔天的中午,过佳希约了何消忧在食堂吃饭,期间她装作不经意地问起了许亭彦,这让何消忧很意外,她和过佳希说许亭彦最近很忙,还要去参加他舅舅的葬礼。

“是他表哥的爸爸去世了?”过佳希停下了筷子。

她从头到尾没有和何消忧提过钟言声曾经当过她的家教一事,何消忧不知道这事,很自然地告诉她:“是的,老人家是心脏病发作去世的。”

“那他表哥现在怎么样?”

“不用说肯定很伤心,不过亭彦说他表哥月底就要离开这里去别的城市工作了。”

过佳希把青菜都挑起来放在一边,再扒起一团米饭,眼神迷茫地看着。

“我可以坐下和你们一起块吗?”一个很有礼貌的声音介入。

何消忧回头一看是苏小非,尴尬地笑了笑,迅速站起来说:“正好我也吃完了,还有些事情要去辅导员办公室,你坐下吃。”

她说完就溜走了。

苏小非收回目光,自嘲地一笑,然后往过佳希对面一坐,见她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不免问一句:“怎么了?”

“没什么。”过佳希抬头勉强一笑,“有一段时间不见了,你是不是很忙?”

苏小非点头,然后说起自己系里的事情,过佳希心不在焉地听着,直到他话锋一转,忽然问她:“佳希,你是不是遇到感情上的难题了?”

“为什么这样问?”

“你去照一照镜子,表情和我一样落寞。”

“没有的事,你想多了。”

“那就好,我可不想你和我一样过不了感情这一关,那样太痛苦。”

过佳希闻言认真地问他:“话说回来,我们学校有这么多漂亮的女生,你就没一个心动的?”

苏小非果断地摇头。

“多留意一下,也许会有自己喜欢的。”

“你想开导我?”苏小非笑了,然后说,“我自己都开导过自己不下一百回了,但是都没有效果。”

过佳希说不下去了,对此她感同身受,自从来到大学后,周围高矮胖瘦那么多的男生,不缺条件优秀的,偏偏没有一个给她留下印象,这感觉像是见过了至美的山水风景,再看看身边的花和树,完全没有心动的感觉。

“难道就真的跨不过这道坎了吗?”她自言自语。

苏小非以为她是在问自己,坦然地回答:“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想再等一等她。”

“等她?”过佳希皱眉,因为看不过去他的一片痴心,干脆把话说得狠了一些,“没用的,她对现在的男朋友用情很深,你很难等到她回头,还不如把握时间去找自己的幸福。”

是的,把握自己的时间,不要再刻意去想和自己不相关的人了,她告诉苏小非的同时也在心里告诉自己。

不过,人都是这样一种善于给别人指明方向,自己却容易陷入迷途的高级动物。

周末下午,过佳希在家整理抽屉时无意间发现角落里躺着一支钢笔,正是她那一次想送给钟言声但被拒绝的礼物,当时他说这支笔应该留给她,用在考试上,争取考出好分数。

她就是用这支笔答题的,借他吉言,她考出了让自己满意的分数。

对她来说,这支笔已经不亚于是一件宝物。

此时此刻,她打开笔帽,静静地看着笔尖,很久后打算去做一件事。

很快,她跑到楼下,找出自行车。

她飞快地骑车往体育馆的方向去,不到二十分钟来到熟悉的楼前,停下车,走到楼下的信箱前,她把那支钢笔贴近他的信箱入口,轻轻地丢了进去。

他应该会打开信箱看见它吧?如果是月末离开的话,他应该还会来这里收拾东西,收到这支笔的概率很大。

她希望它能留在他手上,带给他幸运,但是如果他没收到,那是天意,她也不想勉强。

回去的路上,她想今天过去后就算是彻底和他告别了。

心里有些伤感,有些遗憾,但是她可以承受,因为在年轻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有没有结果并不重要,有过真实的喜悦和失落才是可贵的。

等下一次她遇到喜欢的人,不能再轻易放弃了。

风吹乱了耳边的头发,刚好有一个下坡,她加速往下,心顷刻间像是被一只手轻轻地拎起,等车轮安稳地着落在平地上,身体依旧保持平衡,她一声欢呼,抬头看见夕阳连着长长的巷陌,霞光蔓延向世界的尽头。

一瞬间,她想起桑德堡的一首名为《夕阳》的诗。

“有一种低声道别的夕阳,往往是短促的黄昏,替星星铺路。”

她的心安静下来,逐渐变得开阔,想起他说过的话,顿时觉得很有道理,她的人生才刚开始,有无数美好的事情等着她去体会,没有比这更幸运的事情。

文章内容不代表遇见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jiandw.com/dmxs/show/478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