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小说

我还要唔啊快点 被塞跳蛋干到高潮

“家里有几口人啊?听说韩国男人都要服兵役啊…”

“一直在娱乐圈发展什么时候会考虑结婚呢?”

“若瑛是个普通人,你们两个的日子比起来酉时和世勋肯定会难一些…”

………………

也许是因为今天在祖宅的原因,所以张家人问出来的问题都比较一针见血和实在,当然了边伯贤也没有让众人失望,每一个问题都认真细致的回答,能想象到的情况他都考虑的面面俱到让人啧啧称奇,不禁感叹一个人的情商到底有多重要。

毕竟边伯贤他本来就是一个说话有分寸,很能逗人笑但是却不会让人反感的性格,边伯贤放松下来,将气氛调动的很好,张家人看他的眼神也越发的满意了。

转眼间时间就到了晚上七点,一家人坐在餐桌前和乐融融,当边伯贤还拘谨的坐在张若瑛身边不敢太放开的时候,忙内弟弟吴世勋已经神色自若的坐在张父身旁以张家女婿的身份陪着张父聊天了。

晚餐吃的差不多了,张父冲着张若瑛摆摆手吩咐道:“若瑛,你去地窖里拿瓶女儿红出来,今天难得我得和两个女婿好好的喝一杯。”

张父话音刚落,整个屋子里有的人面色无常,而有的人则是面色各异了,林酉时吴世勋还有张若瑛都面色略有些担忧的看着边伯贤。

边伯贤本人则是有些猝不及防,心里对忙内这个不靠谱的熊孩子更是降低了信任度,这熊孩子没跟他说未来老丈人会喝酒啊…

这事儿边伯贤就冤枉了吴世勋了,主要是吴世勋和张父见面的次数也不多啊,上次订婚的时候两家人见面,张父和吴父确实是在一起喝酒了,但是吴世勋还真的一时半会忘记了。

再说了,吴世勋来到张家的时候,可没有喝酒这一关啊,看来张父今天是真的很开心啊!

其他人的不知道边伯贤不能喝酒,也就没在意张父说的话,毕竟吴世勋作为弟弟好像酒量还不错,边伯贤做哥哥的应该也差不到哪儿吧,他们平日里聚餐应该会喝酒吧。

张若瑛起身去拿酒的动作有些迟疑,边伯贤悄悄的给她递了个放心的眼神,张若瑛也只得离开这里去地窖。

“二姐,我陪你去!”张若轩拿起来另外一边桌子上的照明灯,从餐桌上起身追着张若瑛离开。

这边的林酉时微抿了抿唇,思虑了两秒还是面色带了犹豫的对着张父开口:“爸,那个伯贤哥…”

林酉时话音还未说完,就被对面的边伯贤的眼神制止了,他对着林酉时眨了眨眼示意她别说。

其实所有的一切也不过就是那么几十秒的时间,几人的眼神交汇有看到的自然也有没注意到的。

旁边的张奶奶听到林酉时突然出声说到一半的话又不说了,有些疑惑的转过头来:“酉酉啊,你说什么?”

林酉时面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对奶奶摇了摇头:“没事儿奶奶…我是想跟爸爸说别喝太多注意身体,然后他们两个明天也有工作。”

张奶奶笑得很是开心,拉起来林酉时的手:“哎哟喂,果然还是我们宝贝孙女贴心。”接着又转过头来对着张父嘱咐道:“听到没?不许多喝啊你们…”

林酉时这话哄哄奶奶还是不错的,但是张父肯定知道了林酉时肯定是想说什么但是被边伯贤阻止了,张父微微侧过头凑近吴世勋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伯贤哥的酒量不太好。”吴世勋微微抿唇还是跟自己的岳父说了实话,万一伯贤哥被灌了酒做出什么糗事就不得了了。

张父听到吴世勋的话,轻轻地摆了摆手不甚在意:“嗨…我酒量也不好。”意思就是没打算多喝,也没打算说灌边伯贤的酒。

吴世勋还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那边去拿酒的张若瑛和张若轩已经回来了。

张父很是开心的接过来那一小坛未开封的酒,语气带了些感叹:“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这还是酉时出生的时候家里弄的,一转眼两个孩子都长大成人该嫁人了。”

张父看得出来今天是真的心情很好,林酉时倒是没想到这酒居然就是以前说过的女儿红,张父其实也不常喝酒,但是因为会有一些应酬,酒量还是可以的。

林酉时听说过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家里有做的女儿红,但是自己也不喝酒,所以也就没有看过。

今天这个时候拿出来了,林酉时嘴角微抽,心里默默的为边伯贤默哀了一秒钟,二十多年的女儿红啊,这一下不是一杯倒,而是一口倒吧?

话说世勋喝的话应该还能扛一下下的吧?

张父一边感叹着时光如梭,一边打开了那坛陈年老酒,一瞬间酒香四溢,旁边的吴世勋喉间微动一下就闻出来了这绝对是好酒。

而这边的边伯贤虽然不太懂女儿红是什么意思,但是闻到了香味的时候心里莫名其妙的觉得安心了一些。

味道这么好应该不是特别浓烈的酒吧,边伯贤这样的自我安慰着,面上的笑容也真正的轻松了一些。

这边的张父已经将小酒坛拆好了,桌子上有三个中式的迷你小酒杯,张父记得刚才林酉时说的明天有工作,所以都没有倒太多,三个小酒杯都是大概三分之二的样子。

张父将一杯递给这边的边伯贤:“刚才世勋说你酒量不太好,第一次见面就少喝点吧。”

边伯贤立刻起身接过来,听到张父的话略有些不好意思,刚才阻止了小师妹没让她说,没想到转头吴世勋就把自己卖了。

看来自己想要的这点面子都败这夫妻俩身上了。

然而此时此刻还有心思想乱七八糟的东西的边伯贤,绝对没有想到更丢人更没有面子的事情还在后面。

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张父倒了酒之后起身对着众人提议:“来,最后喝一个吧。”

边伯贤和吴世勋两个乖女婿早早的就站着恭敬的接过来酒杯了,张父的提议大家都很认同,林酉时几人不喝酒手里端着饮料也配合的举杯。

张爷爷和张奶奶两位老人家坐在位置上,笑态可掬的看着小辈们玩乐,张父举起酒杯对吴世勋和边伯贤两个人嘱托道:“希望你们两个都能好好的做自己的事业,有担当的照顾好我的女儿们,可不能让她俩受气。”

“是,爸您放心!”早已经改口的吴世勋微抿薄唇,字正腔圆的中气十足回答。

这边的边伯贤也不甘示弱眼神坚定:“叔叔请您放心!”

张父满脸欣慰,看着吴世勋和边伯贤满意的点头:“好!来,我们家今天就过个早年,祝大家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大家话音落下碰完杯,该喝饮料的喝饮料该喝酒的喝酒,众人喝了一口东西刚坐下,这边的边伯贤仰头喝下酒后就立刻发出了一连串的声音:“嘶…啧…啊…”

突然被酒辣到的吸气音,满口酒味的咋舌音,以及最后酒下到喉管里的灼烧感而引发的辛辣刺激感。

女儿红并不是特别烈的酒,是用糯米红糖发酵成的黄酒,但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藏的时间太久了,二十年的酒就别说是黄酒了,米酒也得喝醉人。

边伯贤的脸瞬间就红了,他晃了晃脑袋好像有点懵的感觉,然后一下跌坐在椅子上。

众人一看就知道这哪是酒量不好啊,明明就是酒量差呀,转头看了看喝了同样分量的吴世勋,虽然脸颊略有些微红,但是神色清明看不出其他的异常,很明显降住了这大半杯的女儿红。

旁边的张若瑛看边伯贤这个样子面色带了些心疼,将张若轩面前的牛奶端了起来也顾不上是被他喝过一口的了,连忙递到边伯贤面前:“喝口牛奶解解酒!”

边伯贤微微怔愣的坐在那里,眨了眨眼倒是颇为乖巧的样子,有些呆萌的看着张若瑛递来的牛奶,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似乎有些好奇的样子。

“伯贤?喝口牛奶吧…”看边伯贤的样子也指望不了他自己端起来喝了,张若瑛凑近他,准备喂给边伯贤喝。

边伯贤眨眼看了看张若瑛,面上带着有些傻气的笑容,开口的话却变成了韩语:“好呀…喝牛奶…”

张若瑛跟他在一起之后也学了不少韩语,日常沟通还是没问题的,她轻轻的扶着牛奶杯送到边伯贤嘴边喂他喝了一口之后略有些担忧的问道:“伯贤,你没事儿吧?”

众人都被边伯贤这状态弄的哭笑不得,这看样子是喝醉了啊。

边伯贤的面色越来越红,听到张若瑛的话,他似乎还残留着清醒的意识,摆了摆手傻笑的开口:“嘿嘿…没事儿…没事儿…我要睡觉…”

然后说着他就一歪头靠在座椅靠背上闭着眼睛了,这边的张父也难得的有些睁目结舌,有些怀疑的低头看了看那坛酒,又看了看仰着脸靠在座椅上的边伯贤,这酒这么厉害的吗?

张父带着深深的疑惑,摇了摇头看着边伯贤,语气里似乎还带了一丝遗憾:“看来是喝醉了,把他弄到房间里睡觉吧。”

“我来弄吧,我自己就可以。”旁边的吴世勋立刻走过来到边伯贤身旁,准备把这个一杯倒的丢人哥哥弄回房间,然后吴世勋心想明天一定要让边伯贤给他讲讲第一次见家长一杯倒是什么样的体验。

吴世勋刚走到边伯贤身旁,他就突然睁开了眼睛,眨了眨眼看着吴世勋突然开口说道:“苹果…我要吃苹果…”

吴世勋刚伸出去准备驾着边伯贤回房的手因为他的话缩了回来,有些疑惑的看着边伯贤问道:“什么?吃苹果?”

这边的林酉时听着两人的韩语对话,有些无语的看着坐在那里满脸认真似乎真的很想吃苹果的边伯贤:“都喝醉了还吃什么苹果?苹果解酒吗?”

林酉时话音刚落,张若轩这小孩儿就立刻跑来去堂屋的桌子上拿过来了一个大苹果递到边伯贤面前:“姐夫要吃苹果吗?”

“嘿嘿…苹果……”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苹果,边伯贤笑得一脸傻样儿,再配上他那和苹果差不多红的苹果肌实在是有些搞笑。

边伯贤傻笑着接过来张若轩的苹果然后也并没有吃,两只手捧着那个苹果凑上去左看右看的,不知道是在找地方下口还是在看这个苹果长什么样子。

吴世勋看着边伯贤这个丢人的傻样子,伸手抚了抚眼,妈啊…真的不想说认识这个人,但是怎么办,还能丢了吗?

吴世勋在内心里发完牢骚,还是任劳任怨的准备照顾边伯贤,微弯着腰靠近他开口:“伯贤哥,你喝醉了,该睡觉了。”

边伯贤似乎是把吴世勋的话听进去了,将目光从苹果上移开转过头来哈哈笑着看着吴世勋:“睡觉?睡觉好啊…”

一看边伯贤非常配合,旁边的几人连忙合计着赶紧把这喝醉的人先送回房间,吴世勋伸出手架着边伯贤从餐桌旁起身,张母在前面带路向着客房走去。

边伯贤并没有闹很是配合的被吴世勋架着往前走,但是走到堂屋旁的主卧门口的时候他突然不走了,指着主卧耍赖:“嗯…我要睡这里…睡这里…这里暖和…暖和…”说着边伯贤还伸手直接扒住了房门不松手。

林酉时连忙将他的话翻译出来,旁人更是被边伯贤这突如其来的话和动作弄得哭笑不得,喝醉了都还知道哪间房间暖和。

这间房间的确是最暖和的,因为是老宅子之前没有什么供暖,这间房间是为了给张家老两口住的,后来改了地暖还加上火炕,暖和的不得了。

“这…”吴世勋有些为难的看着张父张母,边伯贤这会儿还闹的不严重还好说,真怕他等下突然发挥出来合气道啊。

“嗨…孩子想睡就给他睡,我们睡东屋,那屋也有空调呢。”后面过来的张老爷子立刻大手一挥就安排吴世勋道:“世勋啊,把他送进去吧。”

“好,谢谢爷爷。”

吴世勋连忙点头感谢,将边伯贤架进去了这个房间,刚把边伯贤放在炕上,才发现他另外一只手里还抱着那个苹果呢。

张若瑛想把那个苹果拿走,怕边伯贤一翻身搁到他自己,结果刚碰到他手里的苹果才开始用劲儿还没拿出来呢,边伯贤就不乐意:“嗯…不行,我的苹果,我的…不给你…”

说着喊着居然还带着一丝可怜的哭腔,把张若瑛吓得连忙松手轻拍着他哄着:“好好好…你的…你的…”

在门口的林酉时看到这一幕一点也不客气的笑出了声:“哈哈哈哈…”一边笑着一边往吴世勋怀里钻着,一副差点笑背过气的模样。

然后还催着吴世勋让他快把手机拿出来,要把这一幕拍下来:“明天给伯贤哥看看他喝醉酒有多逗,哈哈哈…笑死我了…”

吴世勋也是哭笑不得,面上满是笑意,左胳膊被林酉时抱着,他伸出右手轻拍着林酉时的后背怕她笑的呛到,听到林酉时的话却突然想到小姑娘上次也是一杯倒喝醉了还开始耍酒疯不认识男朋友。

想到这里,吴世勋觉得至少伯贤哥还是挺乖的,不哭不闹,不就是想吃个苹果吗,至少人家没有到处翻箱倒柜扒桌子掀杯子的找自己的女朋友_(:з」∠)_

而这边边伯贤被张若瑛一边拍着一边哄着似乎很快就有些迷迷糊糊的想要睡着的样子了。

但是躺在那里的边伯贤蜷着腿侧躺着,然后两只手抱着那个苹果放在胸前面上是很满足的表情,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舒服…暖和…炕真好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遇见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jiandw.com/dmxs/show/478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