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小说

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小说 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

第二天一早,麦童神清气爽的来到公司上班。这里的住宿条件真的很好,尤其是,两个人一个屋,可另一个床铺竟然是空着的。

麦童一个人住那一个宽敞的屋子,真是舒服极了。她在心里暗自祈祷着,别再来新员工了,就让自己住这一个大屋子吧。

麦童去员工更衣室换衣服,她们保洁员有一个单独的更衣室。整栋办公大楼,一共有十几个保洁员,清一色全是女同志。

当然,年纪都比自己大,更有两个,估计和妈妈的年纪差不多。麦童心态早已经平和了,即使被骗进来又怎么样?方琼说的没错,干自己的活,赚自己的钱,不就是脏一点累一点吗?死不了人。

麦童刚开门进了更衣室,原本说的热闹非凡的众人突然纷纷闭口。大家朝着她看了一眼,面色淡淡的该干嘛干嘛。仿佛麦童是空气,透明人。

麦童微微皱眉,自己昨天刚来,没得罪谁吧?而且,昨天大家见面时还打了招呼,怎么今天就跟陌路人似的。

女人心,海底针,猜不透,摸不着。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些至理名言到什么时候都适用啊。

麦童挑了挑眉,兀自的走到自己的更衣箱前,打开衣柜换工作服。既然自己不受欢迎,那就不要讨人嫌了,做好自己的工作好了。

在一片死寂的沉默中,麦童换好了衣服,推门走了出去。就在她刚刚关上门的一瞬间,她听到里面立刻泛起了一阵议论之声。

“就是她吗?长的清清秀秀的,看不出来是个狐狸精。”

“谁说不是?要不是为了勾引总裁,她能到这来打扫厕所?”

“真不要脸,为了攀上高枝,什么下贱的事情都做。可惜呀,人家总裁已经有了未婚妻,她算哪根葱。”

“仗着自己那张脸,专门勾引别人的老公。这种贱货,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看见这种人我就恶心!”

麦童差一点气背过气去,自己招谁惹谁了?被骗进来打扫厕所不说,还招来这一顿骂!

她越听越火往上撞,终于忍不住一转身,又推开了更衣室的门。

“背后嚼舌根子不怕闪了舌头!”麦童怒火汹涌,象一座喷发的火山一样站在门口,扫视着屋子里的人。

大家面面相觑,却一脸的不以为然。

“哟,你还有听墙根的毛病啊?这以后说话还真得小心了。”其中一个比较年轻,还有几分姿色的女人阴阳怪气的瞥着麦童。

“我并不想听,可你们却让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我现在郑重警告你们,别无凭无据在背后胡说八道,惹急了,就别怪本姑娘不客气!”

“哎哟,我们冤枉你了?这事全公司都知道,还在那里装清纯!一面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一面还想给自己立一块贞节牌坊,你还真够不要脸的!”年轻女子尖细着嗓子,张牙舞爪,完全一副泼妇像。

“你再敢胡说!”麦童气的无话可说,抬起手指着那泼妇,恨不能扇她两嘴巴。

“怎么着?你还敢打我?来呀,是你妈生的你就来打,往这儿打。”泼妇彻底耍起泼来,伸着消瘦的脸,用手指着,让麦童打。

麦童一忍,再忍。可是看到那副欠揍的模样,她真的忍不住了。一抬手,啪的一声给那女人一个大嘴巴。

真当她是软柿子随便捏?这么多年一个人,不强硬一点早被人踩在脚底下踩死了。

那女人愣了那么片刻,似乎没想到麦童能真打。

“哎呀妈呀,打人了,出人命啦……”泼妇坐到地上连哭带喊,好像被人怎么地了是的。

这间更衣室就在一楼,此刻正是上班时间,公司的员工陆陆续续的进来。忽然听到这里的吵闹,不由得纷纷围过来一看究竟。

“怎么了这是?”

“不知道,好像一个新来和人打起来了。”

“大架?这是要被开除的吧?”

“听说这女的是丁助理招进来的,到底怎么回事……”

“哦……”

麦童抱着胳膊,看着还坐在地上发泼放赖的女人,一副没事人儿似的。旁边围观人的议论她也听到了,开除吗?无所谓,正好自己不想干了。

“上班时间,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忽然,丁宇从人群中走进了更衣室。

“丁助理,你可要给评评理,无缘无故的,她就耍横打人!”泼妇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冲着丁宇恶人先告状。

“你们都散了,上班了。”丁宇转回头,遣散了围观的员工。

“麦童,怎么回事?”丁宇转头看着一脸悠闲模样的麦童,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怎么看,麦童也不想能够打过这女人的主。可她那一脸悠闲的模样,分明是得了便宜卖乖。

“就这样了,打架。”麦童冷冷瞥了丁宇一眼。

“你们说说,怎么回事。”丁宇转头,问其他的保洁员。

这些人三缄其口,纷纷看向被打的女子。

“我们好好的在换衣服,只是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她就发泼动手打人。你看看,我这脸现在还火辣辣的。”

“真的吗?”丁宇转头看向麦童。

麦童鼻子没气歪了,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撒谎不打草稿!她很有一种冲动,上去在扇她两巴掌。

看着丁宇目不转睛看着自己探究的眼神,原本想争辩的麦童张了张嘴,却没说话。争辩什么?她们都是一伙的。而且,怎么说?说她们在背后讲自己的坏话?那么难听的话自己说出来,人家不承认,丢不起那人。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虽然麦童没说话等于默认,可丁宇看的出来,麦童欲言又止,知道这里应该另有隐情。

麦童抬眼,冷冷的瞥了这些保洁员一眼,便跟着丁宇走了。那些保洁员似乎并不害怕她说出真相,一个个一脸的得意之色。

丁宇带着麦童,一路沉默,进了他的办公室。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丁宇坐到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看着站在门口的麦童。

“她不是都说了吗?干嘛还问。”麦童对这心机深沉,算计了自己的男人并没什么好感。虽然他长得还挺耐看,一副邻家大哥哥模样。

“你在侮辱我的智商吗?”丁宇挑了挑眉,唇角挂着一丝浅浅笑意。

这是他的职业式表情,那抹浅淡的,初春阳光一般的笑,给人无限亲近感。

“既然你觉得内有隐情,那你就去查好了,我无可奉告。如果你想开除我,那我谢谢你。”麦童冷冷白了他一眼,猫哭耗子,假慈悲。

“你真的这么想离开公司?或者……你刚才打架的目的就在于此?”丁宇开始重新审视这件事情,也不排除是麦童故意而为。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一下。”麦童迈步来到沙发前,坐到了另一侧。

“你说。”丁宇侧目看着她。

“是不是美女进你们公司都要遭来一些非议?都会被说成是冲着那个烂总裁来的?”麦童歪头,斜睨着丁宇。她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八婆会在背后那么说自己。

“你的意思是……你是美女?被她们说成了勾引总裁的狐狸精?”丁宇嘴角笑意加深,明亮的眸子,光彩闪耀。就这几句话,他便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可没说。”麦童瞥了撇嘴,不再看他,这人果然是个老狐狸!

“哈哈……你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没错,你确实很漂亮,是那种一看就让人感觉心头一亮,特别清爽舒服的那种……”

“谢谢夸奖,虽然自我感觉有几分姿色,可是……”麦童忽然发现,丁宇的目光看向门口,面色有些不自然。

她一转头,果然,门口矗立着一尊冰雕,穆子云。他负手而立,面若冰山,眸若冰剑,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和丁宇。

文章内容不代表遇见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jiandw.com/dmxs/show/234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